×
会员登录还没有账号 立即注册
  • QQ账号登陆
首页 > 联盟 > 专题报道 > 归去来兮 悄然回归的书房文化
归去来兮 悄然回归的书房文化
  • 2013-09-07 13:20
  • 作者:佚名
  • 来源:不详
  • 3881 人气 / 0 评论
导读: “归去来兮!田园将芜胡不归?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?”陶渊明在《归去来兮辞》里感慨如是:赶紧回家吧,田园都快荒芜衰败了,心灵已被形体物质所驱使,怎能不惆怅而伤悲?

    “归去来兮!田园将芜胡不归?既自以心为形役,奚惆怅而独悲?”陶渊明在《归去来兮辞》里感慨如是:赶紧回家吧,田园都快荒芜衰败了,心灵已被形体物质所驱使,怎能不惆怅而伤悲?

    陶渊明在这篇散文里,以田园为象征,暗指心灵家园的荒芜。“心为形役”,人的物质化,似乎已成人类社会不可避免的宿命。但智者不会停止思考,他们始终关注自己的精神世界,随时修葺整理自己的精神家园,在每个开悟的瞬间都会结出思想的硕果。西方谚语云:“人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”,诚哉斯言!

归去来兮 悄然回归的书房文化
归去来兮 悄然回归的书房文化

    书房——耕耘心灵的家园

    人类思想文化的产生与延续是与阅读密不可分的。古今中外的智者先贤,无不酷爱读书,他们把无形的思想精神变成文字,刻在竹简上,写在布帛上,印在纸张上,——形成书籍。然后传给子孙后代,使这个地球上唯一的高智慧生物群落得以繁衍生息,保持文明不断发展。书籍之后,诞生了书房,——可以触摸的,人类的心灵家园。

    书籍从写出、设计排版,再到印刷以及投放市场,中间经过很多环节,直到买回家使用收藏,进入书房,方和书主人构成一道文化风景线,即内涵丰富的书房文化。

    先秦时期,书房文化尚处于萌芽阶段。因为书籍太少,有限的书都集中在皇家和宫府,有所谓柱下吏,就是专门看管皇家图书的人员。老子就曾经担任此职。儒家开宗鼻祖孔子,拥有当时少有的私家藏书。他家里藏有大概《诗》、《礼》、《易》这几种书。为什么说他有私家藏书?从“韦编三绝”这个成语即可获知,只有自家的书,才能反复阅读以致拴竹简的牛皮绳子都断了。孔子基本通览了当时仅有的书籍,编撰了《春秋》。

    有汉以降,纸的发明使得书籍陡然增多,并涌现了大批的藏书家,据《后汉书》和《三国志》记载,东汉末的著名文学家蔡邕就是一个大藏书家,留给女儿蔡文姬四千余卷书籍,还把大量文籍送给王粲。

    品读书房——走入斋主的内心世界

    古代的文人官僚阶层极端重视自己的书斋文化,并把自己的书斋冠以种种名号,赋予书房深厚的文化内涵。像陶渊明的“归去来馆”、刘禹锡的“陋室” 陈子昂的“读书台”、杜甫的“浣花草堂”、陆游的“老学庵”等等,有一些著名的书斋名甚至比他们的主人还有名,比如蒲松林的聊斋,辛弃疾的稼轩,陆游的老学庵,徐渭的青藤书房,黄景仁的两当轩等。清代四大藏书楼铁琴铜剑楼、皕宋楼、海源阁、八千卷楼名扬海内外,比他们的主人更为人所熟知。

    书斋里除了书籍之外,还有传统的文房四宝、琴棋书画,乃至案头清供、各种小摆设等等,方构成完整的书房文化,如果在中式书房里搁一些与时代不符的圆珠笔、钢笔、电脑之类的东西就大煞风景了。所谓文化,是人文遗产的结晶、是历史传统的积淀、是民族精神的浓缩,而书斋正是储存这些精华的所在地,这里沉淀历史,氤氲书香。

    书斋的名号及陈设反映了书房主人不同的人生经历和处世风范。古代士大夫文人因为宦海沉浮,于穷通得失之际,总把种种心境寄寓书斋。刘禹锡在自己的陋室中写下了脍炙人口的《陋室铭》,他轻抚琴,慢吟歌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,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,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。”寄托了超逸脱俗的志趣情操;杜甫在浣花草堂里悲愤的呐喊道: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;为天下草民寒士代言;南宋爱国诗人辛弃疾受朝廷佞臣排挤,革职后退居稼轩,但他雄心未泯,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,八千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”金戈铁马,宛若眼耳之畔。书房里悬挂兵器,唯有文武双全的辛稼轩能为之。

 1 2 > 
  • 网友评论
  •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  • 0评论
发表评论
热门文章
  • 内敛东方 激荡现代雅居风潮
  • 运用内阳台的配置手法,创造出别具层次景深的空间体验;在石板与卵石的铺设呼应下,围塑恬淡生活中的悠远意境。
  • 现代中式风格 贵州上座会馆设计
  • 特色的会所设计不仅能提升品牌形象,更能吸引许多志趣相投的会员,给提供会员开拓更宽阔市场的平台。贵州铜仁上座会馆的设计通过其室内装修设计,既满足了当地高端市场,同时也将“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”的品牌气质传递给消费者。
影像精品
50:36
  • 中国古典园林之旅 岭南园林
  • 岭南是中国南方五岭之南的概称,其境域主要涉及福建南部、广东全部、广西东部及南部,位于欧亚大陆的东南边缘,处于低纬。